6月17日晚,四川宜賓市長寧縣發生6級地震。時至今日,全國人民都還在關心四川宜賓市長寧縣地震的災情和救援進展情況,大家都齊心為四川祈福祝愿,我們也愿余震能早些過去,四川一切平安。

十一年前,四川省汶川縣發生8.0級特大地震,山崩地裂,舉國慟哭。時間沒有給生者留下頹喪的機會,緊張的救援工作火速進行。今天,我們追溯時光,凝視現在,去看那在抗震救災第一線上空飛翔的希望使者——無人機怎樣一寸一寸撒下生存的種子。

無人機航拍:快速了解災情

講到無人機和地震,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航拍。地震發生后,四川省地震局發布了震區雙河鎮政府附近無人機拍攝的照片。同時,“航拍宜賓地震震中“的話題出現在微博熱搜。

▲圖片來自四川省地震局微博

十幾年前,我們只能靠人工拍回局部照片了解災情,現在不僅可以通過高空拍攝震區圖片,讓外面關心的人們了解災區情況,還能拍攝災情全景圖,而且快的時候只需十幾分鐘,為救援人員分析災情,制定救災計劃提供全面的影像支持。

有一段歷史曾經被許多地震專家提及,那就是汶川地震災情研判。當時災區通信中斷、大量地震臺站被破壞,許多地方的災情無法及時被送出。當救援隊伍調集力量全力打通從都江堰向汶川的公路時,卻想不到在北川一帶竟是另一個極重災區。“如果那時我們能馬上摸清災情該有多好”是許多專家曾經發出的感慨。

這一期盼在汶川地震后迅速地成為可能,無人機開始應用于地震災后救援工作中。不受拍攝角度局限、不受地域限制,身形靈活、機動,無人機的這些特點讓它有了大顯身手的可能。

2014年魯甸地震震后首批無人機高分辨率影像圖被認為是我國無人機震后應用的歷史性時刻。由我國自主研發的無人機傳回的圖片,可清晰判讀出房屋損毀、道路受阻、山體塌方、水位上漲及堰塞湖等情況。

傳統探測災情主要依靠“老三樣”:通過電話熱線等聯系災區現場工作人員獲得匯報、派出專家組深入災區實地探訪和通過衛星遙感技術獲得空中影像照片。而現在的災情探測經歷了從傳統到現代,從科研人員以命換災情到無人機、數字化等高科技手段齊上陣的時代巨變。

無人機可以在震后迅速進入災區航拍,實時傳回更清晰的圖像,成本低、易操縱、反應快,對大面積區域震害調查效率更高。在此基礎上,專家可以作出更準確的研判。

YUNEEC熱成像相機:快速找到受傷人員

除了公眾比較熟知的無人機航拍在地震中的應用,無人機技術還可實現掛載多種載荷模塊,在地震救援中大顯身手。

YUNEEC昊翔無人機被應用于被世界上最大、共有150萬名成員的志愿水上救援組織-德國救生協會(DLRG),也是美國拉斯維加斯大都會警察局監測和搜救的得力助手。

YUNEEC昊翔無人機可掛載不同功能的多種相機,其中掛載的能掛載熱成像相機,可以選擇性的測量圖像中的溫度,并顯示相對溫度差異。由于人體和周圍環境溫度的差異,用熱成像相機拍出不同色彩的照片,從中很快地分辨出人體,找到需要救援的人。

同時紅外鏡頭的靈敏度比人眼高20倍,在黑暗條件下能拍攝出色的圖像,即使在夜晚發生地震,無人機依然能也能飛在空中,拍下地震區域的熱成像圖片。

▲德國救生協會(DLRG)用YUNEEC昊翔無人機進行野外救援

▲德國救生協會(DLRG)用YUNEEC昊翔無人機進行野外救援

尤其是當地震強度大到出現房屋倒塌、山河崩塌時,會有許多人被灰塵覆蓋或是在泥水之上,難以分辨人形。另一種情況是就如這次四川宜賓市長寧縣的地震,發生在夜晚,晚上一般的可見光相機難以拍攝清晰的圖像,此時熱成像相機就具有無可替代的優勢,能在復雜背景下分辨出人體,也能在夜晚拍攝清晰的圖像。

無人機在地震救援中的應用還有很多方面,比如具有一定掛載能力和較長航時的無人機,具備災后運輸等救援能力等。

最后,YUNEEC昊翔叮囑各位,假如您是航拍愛好者,此時切莫到災區拍攝,這極有可能干擾救援人員的作業。弄不好阿兵哥會將您的神器,當蒼蠅拍下來。